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 始

  广场  导读  专题  家园  维权  婚嫁  摄影  户外  文坛  理财  教育  汽车 
搜索
查看: 17587|回复: 13

[散文] 白月光

[复制链接]
     
白月光
   素手描红

(一)大风
一年之中,总会有 几场大风,把整个三坊桥吹得摇摇晃晃。风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云朵被吹的东倒西歪,河水被吹得瑟瑟发抖,屋后老槐树的骨头被吹得咯咯作响,屋顶的炊烟被吹得七零八落。

风从很远的地方一 路奔跑过来,穿过三坊桥每一户人家的屋脊,穿过人们的身体和记忆,向更远的地方奔跑过去,一路上扬起又不断漏下漫天灰尘。这漫天灰尘的中央,是硕大而渺小的村庄。

一天一夜之后,大 风终于消停,孩子们从屋里跑出来,嬉闹着,追逐着,这大片裸露在阳光下的兴奋,不出一刻功夫,便又重新扶正了三坊桥,猫狗在空地上打滚儿,鸡鸭在圈里扑棱着翅膀,猪在呼呼大睡,人们扛起铁锹向地里走去,一切又恢复 成平常的日子,今天的柴米,明天的油盐,扯出三坊桥一年又一年琐碎生动的烟火来。

而一年之中,总有 几个村里人,他们被风刮着刮着,就刮到了别处,再也没有回来过,就像祖父,他像一片叶子被一场大风刮落枝头,又被另一场大风带走,埋进最深的泥土。大风总是在我们毫无准备的时间,突然就带走了我们身边熟悉的人和事 物。把他们吹得远远地,任凭流年似水,只裸露出一截一截灰白的记忆,单薄而倔强的存活在村庄的天空中。

有时候,我时常想 ,如果没有这一阵一阵突如其来的风,三坊桥是不是会更加生动美妙,岸柳长青,溪水长流,炊烟袅袅,祖父依旧坐在屋檐下,粗糙的手指夹着一根根长长的吸烟袋,另一只手在不停的示范我手指并拢时如何把中指和无名指分开 ,我们总是重复着这一个游戏,并乐此不疲——这是段特别缓慢的光阴,夕阳羞红,暮色透明。

然而大风也会从远 方捎回故人,这一生的漂泊,在最后一刻,回家,回到村庄,挨在母亲的身旁,低矮的两座坟,心酸和泪水都交给了身后的这片土地,人们已经记不清他出走时的模样,归来之时也再不是当初的少年。他的风流,他的尊贵,他的 体面,这些人们都会慢慢地遗忘在一场一场的大风中,只有这一捧土成了他在村庄最后的根。

一季又一季的大风 刮过,带来或带去的人事让三坊桥延绵不断地活在这块土地上,把琐碎的光阴过成一把一把的日子,在无数个来日方长中不断地告别。而我们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次,郑重其事地告别,刻骨铭心。

而大风还会继续刮 过三坊桥,一年又一年带来春天和希望,再卷走一部分爱和悲凉。

(二)炊烟

我偏执地喜欢上炊 烟。而三坊桥的炊烟,必定是最温暖的。

如果你到过一个村 庄,看到袅袅升起的炊烟,夕阳落在草垛之上,鸡鸣狗吠,你一定会猛然生出一种平和而充满爱意的心境来,一种纯粹的烟火人间。

“夕阳有诗情,黄 昏有画意”,而你留恋的绝不仅仅是这些,而是一个村庄给予你的博大暖意,一缕炊烟,救活了一个日渐沉默的村庄,也救活了一颗流浪的心。

有老人颤颤巍巍地 从屋里走出来,皮肤皲裂,满脸风霜,远远地看到你,就那么一直立在场边上,直到你走近,走到她身边,她们像如负重释一般欣喜着,嘴里只念叨:“果然是谁家的姑 娘或小伙子,一眨眼都这么大了,都变啦,变啦,或者又说“离那么远,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小伙子,直到走近了,才敢认”,这么说的时候,他们的眼神的朴实而温暖。于是总是要拉着你挽留一会,拉着家常,问候父母,工 作,家庭。我时常被这样的时光打动,情感充盈饱满,一个人在村庄上行走,所有步履都打上旧印记,直到暮色缓缓落下来,庄上人家炊烟四起,在屋脊袅袅起舞,整个黄昏是一片橙黄的暖色。

这一缕炊烟就这么 毫无防备地抵进心底里,一种真真实实的暖流遍布全身,村庄熠熠生辉,温暖而不灼手,沧桑而不悲凉——人间如此可爱!

一直不爱渡口,来 去间,仿若顷刻就萧条了晨昏,而我们终究是要做村庄的过客的。昨日的、明天的、还有正在经过的……只有在梦中不断升起的白色炊烟,成了唯一的依恋,时常在胸口起伏,声声呼喊着乳名,陪着我们趟过一程又一程山水,直 到在某一个睡去的光阴,倾尽一生烟雨繁华。

(三)南墙

总会有一两件事, 三两个人声势浩大地留在你的记忆里,长久的活下去。

门是朝南开的,阳 光一股脑儿挤在南墙下,从不计算年月,一茬接着一茬的生长,记录着一个村庄的悲喜辛欢。

时常想,是否在一 个地方住的足够久,就可以拥有一个家,不动声色地融进异乡的事物,对着一棵草一眼认出祖先的骨骼,或者一耳便能辩识出电线杆上故乡那只麻雀的叫声,所到之处,所遇一切都当成理所当然地存在。

“忘却”是个奢侈 的词,记忆也总是比人活得更长久,于是那些死去的人才会被反复拿出来翻晒,就像当年他们在南墙下翻晒着的瓜果,柴火,家什一样,日日夜夜地围着一扇门,一间房子进出,来来去去之间,生出稀松平常的烟火人间。

我和弟弟时常挪动 着我们的小身子,在南墙下捉弄一只外出搬食的蚂蚁,调戏一只慌张出逃的蛐蛐儿,或者按下刚钻出砖头缝隙羞涩的一朵狗尾草。那时候,我总是想,它们的活着是件多渺小的事情呀,而我们是多么的强大有力。

小时候总是天真的 以为人比事物会活得更长久,记载身边的一切事物,通晓一个村庄的历史,记得走过的路,喝过的泉水,熟悉的田野,而多年之后才发现,恰恰相反,事物总是比人更耐活,很多人已经离开,他们甚至来不及留下一句告别,而那 些事物却一直活在时光里,不紧不慢的记录着村庄的一切,一堵墙的垒成,一棵树的老去,一把铁锹的位置,一株草经历的风雨。

多年后,我又站到 南墙下,阳光依旧温暖,草木枯荣一年一岁,无声的守候着日渐消瘦地故乡,而那个曾经出走的少年,他在某一天,终于也变成了一件事物,长久地活在这片生养他的土地上,性子顽劣一如当年,有时在我的嘴里,有时在我的心 里,不断地窜来窜去。

(四)云泥

曾经有过一只蚂蚁 ,背着硕大的一粒米,那粒米比它的身体还长,顽皮的我总是故意把手指拦在它的前面,看它惊慌失措的左右突围,有时候,它会迂迂回回地找到另一条道路,沿着手指的方向一直向前爬,小心翼翼地绕过我的食指,有时候它会 像爬一座高大的山一样,向手背上爬上来,而我只会由着自己的性子,把它们又拨弄回原来的地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捉弄着它,有时候,我也会嫌它爬的太慢而好心地用一截火柴棒当成轰隆隆的火车,把它从东墙边移到西墙边, 而我并不知道它的洞穴在哪里,也无从知晓到底是离它的洞穴是近在咫尺还是更相隔万里。

多年之后,我离开 三坊桥,去往陌生的城市时,突然就想到了曾经的那只蚂蚁,我被浩大的人流推动着,不停的辩识方向,列车把我从一个地方搬运到另一个地方,我在心底不停的计算着梦想与家乡的距离,哪一个更近。

你看,事物就是这 样,渺小或强大都是一种相对,这个世界总是有很多高处和低处,芸芸众生亦平凡如一只蚂蚁,每个人生来总是要背负着一些东西,也终会找到一条回家的路。

而只有家是不会丢 的,你出走的那些年,她就一直在那里等着你,院里落满野草的种子,它们一到春天,就生机勃发的站在风中,寂静的等着你归来,锁也会等着你,它们锁着一扇门,锁着多年前你在这间屋里细碎生动的光阴。

我清楚地认知,我 这一生,终是要无穷无尽的奔波,为着这所有美好的身外之物,留下汗水,留下泪水,留下我一生的印迹。直到即将老去的一天,我再无需宏大的叙事,也不必卑微的低诉,我愿意做回一粒草籽,就此停止奔波流浪,落地生根。




















评分

参与人数 1 经验 +40 收起 理由
城北老伯 + 4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精品文章,谢谢分 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想说什呢                   发表于 19-9-18 17:36
好文章,谢谢分享 !

谢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浓浓乡情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 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侵权举报:本页面 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 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 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
本网违法和有害不 良信息举报联系电话:0515-66882111转8号键
Copyright 盐城鹤鸣亭             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 :江苏哲睿律师事务所滕跃、丁久卫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 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70 Powered by X3.2 © 2001-201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友情链接:    众彩网网址是多少   双色球万能9码必中6   彩04彩票app   244彩票送彩金app   双色球万能7码必中